时尚的“网红” 展示新时代新西藏

扎西拉姆和丈夫田辉在拍摄制作糌粑的短视频(4月2日摄)。新华社记者 孙瑞博 摄

30岁的藏族姑娘扎西拉姆是个名副其实的“网红”。在视频社交平台上,她名下的“西藏拉姆”账号总粉丝数已超过300万。她分享自己在家乡农牧区的生活日常,也直播带货,帮村里的乡亲们售卖酥油等土特产。

令她意外的是,粉丝们问她的问题都很“奇葩”:“在西藏,你吃得上蔬菜吗?”“你们多久洗一次澡?”“娶西藏姑娘要多少彩礼?”“你们那里是不是都骑马上学?”……

扎西拉姆和丈夫田辉一起在山南市琼结县久河村的家里喂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ssignmentdaixie.com/,欧联格拉纳达围墙外是他们的家用轿车(4月2日摄)。新华社记者 孙瑞博 摄

2020年是西藏“网红”群体成规模兴起的一年,拉姆便是其中一员。“网红”与粉丝直接互动,让略显神秘的雪域高原在手机屏幕上不再遥远;放羊、拾牛粪、做糌粑、打酥油茶等代代相传的农牧区生活习惯,在藏族“小哥哥”“小姐姐”的讲解中,直观地展现在了全国各地的网友面前。

另一方面,移动互联网时代也让西藏的形象日益丰满起来。除了游客们期待的旖旎风光,一个更加现代、时尚的西藏,正通过“网红”们的镜头,突破人们对“古老西藏”的想象。

扎西拉姆和丈夫田辉一起在山南市琼结县的拉姆土特产店打包要快递的货物(4月2日摄)。新华社记者 孙瑞博 摄

为了解答网友的疑惑,拉姆特意拍过自家做饭的视频,不仅有牦牛肉,也有猪肉、鸡肉,还有许多本地大棚里产的蔬菜。

而拥有50多万粉丝的“僜人阿普”,则拍摄了不少自己家乡的新貌。在最近的视频中,这位名为迪龙的30岁小伙记录了自己在家乡——林芝市察隅县下察隅镇注射新冠疫苗的过程。他说,在全球疫情依然肆虐之时,“我们这里依然能安然无恙,为强大的祖国点赞。”

扎西拉姆在山南市琼结县久河村的家里通过网络直播和粉丝交流(4月2日摄)。新华社记者 孙瑞博 摄

作为西南边陲人口较少族群——僜人的一员,迪龙喜欢称自己是“新时代的新农人”,把直播带货的手机称为“新农具”。

数据显示,2020年,西藏全区开设电商直播2000余场次,围观人数达0.6亿人,销售商品超3000万元,“网红”经济正在成为西藏加强消费拉动、衔接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新抓手。

澳门姑娘邵颖怡在自己位于拉萨的奶茶店里忙碌(5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孙瑞博 摄

“网红”潮也让更多人看到了西藏“潮”的一面。艺术馆、健身房、文艺书店和咖啡馆……这些内地年轻人业余时间经常打卡的场所,近年来也在西藏的各个城市兴起,并纷纷入驻社交网络平台;咖啡师、策展人、说唱歌手、篮球训练师等新兴职业,也通过网络进入大众视野。不少网友感叹:雪域高原的城市生活,原来也如此多彩。

一家由澳门姑娘在拉萨经营的奶茶店最近便在网络平台上走红,吸引不少游客和市民打卡。说起千里迢迢来创业的原因,店主说:“拉萨是个奇妙的地方!”言语间透着对今日西藏包容性的赞美。

在位于拉萨的奶茶店,澳门姑娘邵颖怡(右)将刚做好的奶茶交给外卖送餐员(5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孙瑞博 摄

“除了符号化的东西,西藏有很多的优质内容值得挖掘。”西藏“三农”类头部账号“西藏兄妹”联合创始人宋明文和陈俊希说,在“西藏兄妹”全网粉丝破500万后,他们希望基于当地年轻人的真实生活,发掘更多新西藏的新青年,展示不一样的新西藏。

从田园牧歌的乡村图景,到日新月异的现代生活,一块手机屏幕,已能联结西藏跨越千年的历史。在拉萨古城的八廓街区中,不少建在深巷中的老店和老宅院,借助网络收获了新的关注。

澳门姑娘邵颖怡在自己位于拉萨的奶茶店里(5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孙瑞博 摄

这些曾经只属于旧西藏封建农奴主的私邸,如今已是向所有人开放的休闲场所或文化遗产;曾经只在深宅中供少数人观赏的歌舞、品尝的珍馐,如今也不再囿于高墙之内,早已传遍高原寻常百姓家。(完)